閒話休題

增加煙稅的迷思

10007073_666801
日前,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向政府建議由2015/16年財政年度起,大幅增加煙草稅一倍,由時38元增至76元(新聞)。對於這一建議,鄙生不得不提出反對。

愚見認為,以香煙損害健康為理由開徵煙稅,本來便是十分偽善。如果政府真的認為香煙嚴重損害市民健康,何解不如禁毒一樣,全面禁售香煙﹖反過來說,如果不用禁售單靠徵稅,便可逼使人們戒煙,為何又要禁毒﹖而不是讓毒品可以自由出售,靠重稅而令逼使人們不接觸毒品﹖

事實上,會損害健康的又何止香煙﹖吃垃圾食物、喝汽水也會損害健康,難道政府又要以健康為由,像加州一樣開徵汽水稅﹖最離譜的是,飲酒明明也會損害健康,飲醉後借酒鬧事更會破壞治安,當年政府卻以甚麼發展香港紅酒零售業為由,在08年取消所有葡萄酒稅項。一個沒有葡萄園、不產紅酒的地方,卻以發展紅酒業務取消紅酒稅,然後又每年以健康為理由,不斷建議加煙稅,如此雙重標準,實在是荒天下之大謬。

香港的煙稅自09年起,已經加了幾次,對上一次是上年增加了11.8%(連結)。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一直宣稱,加煙稅有助減少煙民數量,不過實際成效如何,政府甚少提出數據。煙稅回歸後的累積升幅已有100%以上,如果煙稅有效,何解香港煙民數字仍然超過一成﹖眾所周知,香煙的尼古丁會令人上癮,因此香煙的需求彈性(demand elasticty)本來便很低,加煙稅的間接結果,是令到煙民轉買私煙,多於逼使人們戒煙,屆時政府又可以私煙氾濫為由,增聘人手打擊私煙。問題是香港煙價本來已跟內地相差巨大,還要再加煙稅,變相鼓勵更多不法之徒挺而走險,私煙亦自然禁之不絕。

雖然每次政府加煙稅時,都聲稱不是為了增加庫房收入,但是庫房實際上卻是真的因此而增加收入。究竟政府是否真的為市民健康著想﹖還是經過政府多年宣傳和公民教育下,禁煙已成了社會的「主旋律」,令政府每次只需以健康理由加煙稅,在議會內都不易出現阻力﹖答案真是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政府這些年不斷加煙稅,其結果只是令吸煙貴族化。原因是煙稅本質上是一種銷售稅,而此稅制其實帶有累退性質,一個窮人和一個富人同樣買一包煙,煙稅對窮人的生活負擔遠大於富人。簡單來說,76元煙稅對一個窮人來說可能吃不消,但對於億萬富翁來說則是九牛一毛。加煙稅的最終結果,只會令窮人買不起煙,或者逼他們改買私煙,對於富人來說是沒甚麼影響,令香煙變成有錢人的玩意。

香煙既然不禁,即是我們有吸煙的自由,政府卻要透過干預市場令窮人買不起煙,這又公平否﹖看倌自行判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