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无」字是簡體字嘛?

蘋果日報
圖片來自蘋果日報
近日有傳媒報導,九龍灣德福廣場麥當勞快餐店用了印有大陸簡化字的巨無霸餐包裝盒,引來一些網民非議,麥當勞解釋是將其他市場的包裝盒誤送到香港餐廳使用。從新聞上看到,那個餐盒確實是印有簡化字,在中港矛盾甚深的今天,惹來爭議是意料中事。不過,有一點不說大家未必知道,「巨无霸」的「无」字雖被大陸簡化字吸納了,但它查實是一個古代「奇字」。

Continue reading “「无」字是簡體字嘛?”

訓詁學

「与」字不是簡體字

与

圖1. 「与」字最早見於戰國時代的「楚系簡帛文字」

在近年的繁簡之爭中,有些人很喜歡批評大陸的簡化字破壞中國傳統文化,毫無章法。遺憾的是,不少批評者根本沒讀過訓詁之學,只是人云易云、鸚鵡學舌。他們並不知道的是,部份簡化字其實是將過去曾出現過的民間簡體字吸納進去,有些字更是用回本字。

Continue reading “「与」字不是簡體字”

訓詁學

「党不黑」與通假

在之前的文章提到,有些人批評大陸的簡化字用筆劃較少的字通假,令到簡化字出現一字多義的情況,例如以「干」代「幹」和「乾」(注:「干」只代「乾淨」的「乾」)。其實這是不對的,漢字的傳承字本身也出現過這種通假情況,只不過最後約定俗成,而被世俗遺忘,被通假的字最後也成了文字化石。

「搜索」曾有另一寫法
其中一個傳承字中的通假例子,便是「索」字。現在的「索」字本義是繩索之意,《說文解字》曰:「索,艸有莖葉,可作繩索」,不過現在的「索」字同時解作搜索的意思。

其實在古代,「索」字曾經派生過另一個字,用作解釋搜索的意思,那個字就是「𡩡」。據《說文解字》曰:「𡩡,入家搜也,从宀索聲」,從「𡩡」字的形符「宀」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字的誕生原因,便是為了消除「索」的歧義。據考,「𡩡」字的最早誕生時間,早至西周早期,宋代的《廣韻》以及清代的《康熙字典》也有記載。

索
圖1:「搜索」本字應是「搜𡩡」
Continue reading “「党不黑」與通假”

訓詁學

略論繁簡問題

近日,因為《立場新聞》提到一名中國社科院學者撰文主張漢字還有繼續簡化空間,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的鄧力行發表了《淺談簡體字的問題》一文,力陳「簡體字」各種問題。坦白說,這類論點其實並不新鮮,而且受到坊間習慣的影響,將「簡體字」和「簡化字」混為一談,遂撰此文淺釋之。
Continue reading “略論繁簡問題”

訓詁學

「仝人」點解?

新一年又到了,先跟大家拜個年:恭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勝意。每逢新年扭開電視,都會看到電視廣告曰:「某某某公司仝人鞠躬」,究竟「仝人」何意?「仝」字本身又何解?本文將論析之。

據文字學同好潘國森先生的解說,「仝人」的本字寫法應為「同寅」,語出自《尚書• 虞書•皋陶謨 》﹕「同寅協恭和衷哉!」,意思即為同事、同僚。「」的本字象雙手奉矢,本義便是恭敬之意,現在的寫法為譌變。成語「同寅協恭」也出自此典,意思同僚之間互相尊重、通力合作。寫作「仝人」,乃通假寫法,另一種通假寫法為「同仁」,意思一樣。

禮記 同寅協恭
圖1:「仝人」的本字寫法應為「同寅」

Continue reading “「仝人」點解?”

訓詁學

再談「Hea」字

歇,說文
圖1:《說文解字》關於「歇」的解釋

日前,馮睎乾在報章發表《Hea的正寫就是Hea》一文,談論到Hea字的本字應該是「呬」。然而,馮氏提到另一個論點,卻是值得注意的,那便是他提到「hea很可能源自四邑方言」。若果此說屬實,那麼hea的本字便有可能是台山話的「歇」,既非鄙生之前提到的「」,也非馮氏提到的「呬」。

根據《說文解字》的解釋,「歇」的解釋一為「息也,一曰气越泄」,「歇」既可作歇息之意,亦可形容一個人泄氣的狀態。《廣韻》記載的反切為【許謁切】,也是曉母字,雖在粵語中讀成【hit3】,但在台山話則是讀成【hɛt33】,口語中也有「歇下」、「歇一下」,音義皆跟【hea】相近。跟台山話同源的閩南話之中,也有用「歇」字代表歇息、怠慢的意思,如他們便將休息稱作「歇睏」,讀音為【hioh】,跟【hea】更接近。由於四邑人乃是明清時代由福建莆田遷入四邑的後代,四邑話的發音和辭彙均受到閩南語很大的影響,台山話的「歇」字相信也是一樣,應是由閩南再傳至四邑的。

是故,鄙生認為馮氏提出的「呬」字,也未必成立,因該字已成文字化石,既然他提到「hea」字源自四邑方言,便應循台山話的日常用語中查找本字,然後進行田野調查才是正途。鄙生之前提到「憩」字,是在未知悉到「hea」字跟台山話有關的基礎上進行推敲。若「hea」字真源自台山話,「歇」字應屬本字無誤,經Beyonf所用再在band友界流傳開來。現在剩下的考證,便是到台山進行田野調查,翻查「歇」字在台山話的日常用法,便可得出結論。

鄙生雖然在「hea」的本字問題上,看法跟馮氏不同,但我卻是絕對贊同「Hea」字不需刻意用回本字,而且對於近年來某些人,老是將本字稱作「正字」很感冒。在馮氏一文中,有一句說話深得我心的:「近年很多人為了證明粵語的『優越性』,試圖將口語規範化,弄得滿紙奇字,古色斑斕,我覺得這是沒有自信的表現」。鄙生在之前的文章便一再强調,香港不少平面媒體都有用粵語口語行文,現時常見的口語替代字已沿用多年,早就約定俗成,我們實在不需要將一些文字化石拿作今用。是家,粵語的本字考據工作,應該只需知其字源便已足夠,根本無需刻意用回本字,否則只會造成語言生態混亂。

備註:
馮氏在文中提到『此字早見於《三家詩》:「犬夷呬矣。」』,其實「三家詩」並非一本詩集,而是指「魯詩」、「齊詩」、「韓詩」三個解說《詩經》含義的學派,許慎在《說文解字》中提的《詩》,實為《詩經》。文中提到「犬夷呬矣」那句相信是訛傳,原句應為「混夷駾矣、維其喙矣」,載於《詩經‧大雅‧ 文王之什‧緜》之內。故,《康熙字典》曰:「《說文》攺駾作呬,非」。(注:此「攺」實為「改」字)

詩經,大雅,呬
圖2:《詩經‧大雅‧ 文王之什‧緜》原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