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休題

素食者長壽八年?

David Wong
日前,社企
Green Monday創辦人楊大偉撰寫《素食者長壽八年》一文,聲稱美國羅馬林達大學公共衛生學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 Loma Linda University)做了一項研究,訪問了九萬六千人,指出素食者比起雜食者平均長壽八年,並指素食者身高體重指數(BMI)明顯較低。然而,實情是否真的如此?本文將會為大家解答這個問題。

由於楊大偉並無提供這份研究的名稱和詳情,我只好查看美國羅馬林達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網站,結果發現一份類似的研究,名叫Adventist Health Study-2(AHS-2)。再查證底下,終於找到一份談到素食與死亡率關係的論文–“Vegetarian Dietary Patterns and Mortality in Adventist Health Study 2”

其實這份報告發表已有一段時間,早在2013年已刊登於<JAMA Internal Medicine>的七月刊內。更重要的是,我們只需細閱這份報告,便會發現它跟楊大偉的說法,有不少出入之處:

(1)報告雖然確實如楊大偉所言,調查了 96,469 人,但實際可以用作參考的個案(sample)只有73,308人。為何楊先生不在文中同時把73,308人這個數字寫出來?

(2)楊大偉在文中有一份圖表,但查遍整個調查也看不到,究竟他這個表從何而來?是他根據那份報告的數據自行編製?還是引用從別處看到的圖表?這點希望楊先生能講清楚。

(3)根據AHS-2的調查,它是將素食者分類為四種:vegan(純素素食者)pesco-vegetarian(食魚素食者), lacto-ovo–vegetarian(蛋奶素食者)semi-vegetarian(半素食者)。那麼,楊大偉個「約三成半受訪者長期吃素,約一成會間中Go Green」是從何而來呢?

是否將7.6%的純素素食者和28.9%的蛋奶素食者加起來歸類為「長期吃素」,然後將9.8%的食魚素食者叫「間中Go Green」?所謂「間中Go Green」實際上是什麼意思?報告中這四種素食者的分類,其實是有明確學術定義的,楊先生為何不直接引用,而要按一己之好隨意亂分?

(4)楊大偉在文中聲稱「今次連美國羅馬林達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都證明Go Green更健康、更長壽」,只是AHS-2的說法從來沒這麼肯定。它在報告的劈頭一句便表明:「部份證據顯示素食方式可能跟降低死亡率有一定關連,但兩者關係並不完全確定。」(Some evidence suggests vegetarian dietary patterns may be associated with reduced mortality, but the relationship is not well established.)

此外,由於該報告中的個案觀察期只有大約5.9年,因此表明了調查本身的局限,指出「今次分析因缺乏早期的定期身體檢查數據而有所限制」(This analysis is limited by relatively early follow-up)。不客氣的說,楊先生涉嫌扭曲了人家本來不肯定的結論,這做法是不負責任。

最重要的是,我看完份報告,完全看不到有「素食者比起雜食者平均長壽八年」這類字眼,我只看到報告比較觀察期間素食者和非素食者的死亡率(見圖一),以及兩者患有各種疾病致死的風險比率(Hazard Ratio),結果發現素食者的死亡率和風險比率都比非素食者低。有一點值得一提的是,食魚素食者的死亡率,即楊先生口中的「間中Go Green」,在四種素食者之中是最低的,只有5.31/1000 per yr

table1
1Age-Sex-Race Standardized Mortality Rates Among 73 308 AHS-2 Participants According to Dietary Pattern

另有一點不得不說,不吸煙和不飲酒的素食者比例,跟非素食者是不一樣的(見圖二),這其實會影響到研究的準確性。在這個調查中,從不吸煙的各種素食者都超過80%,不飲酒的各種素食者都超過90%;反之,從不吸煙的非素食者只有75.7%,不飲酒則只有83.4%。既然吸煙飲酒都會影響健康,我們又如何肯定素食者死亡率較低,純粹是因為素食呢?

table2
2. Standardized Distribution of Baseline Characteristics Among 73 308 AHS-2 Participants According to Dietary Patterna

關於這個問題,我有理由相信楊大偉是知道的,但他在文中卻似乎在玩語言偽術:「生活習慣一環扣一環,研究亦發現,瘦人傾向吃素、熱愛運動、少抽煙等,可見只要飲食有道,自然會培養健康生活方式,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用這套說辭掩飾不飲酒不吸煙有機會令調查出現誤差,實在有點說不過去。

即使撇開語言偽術的問題,楊大偉說法其實也有點本末倒置。實情可能是:選擇或轉為食素的人,本來便是比較關注健康,而不是他們食素後,才開始培養出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

總括而言,主張食素或宣揚食素並非壞事,重點是楊大偉先生應該如實反映AHS-2報告的結果,而非文過飾非。最重要的是,究竟「素食者長壽八年」一說從何而來?是從AHS-2的結果得出?還是從其他調查得來?還煩請楊先生解釋一下,以息公眾疑慮。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