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陳雲勿誤人子弟

chanwin
圖:陳雲在網上引用《孟子》,聲言儒家主張「關顧親人時便可無視他人」

近日,新政團「青年新政」成立,以「港人優先」為口號,主打本土路線。該社團甫一成立,便激起另一些本土派網民非議之聲,有人則轉述渾號「國師」、筆名陳雲的嶺大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根言論,指「港人優先」的口號不洽當。那些本土派之間的黨同伐異,鄙生無意置喙,只是陳雲根教授的言論中借儒學經典《孟子》說事之時,根本是胡說八道,遂撰此文以正視聽。
Continue reading “陳雲勿誤人子弟”

訓詁學

自古「懶」字助維穩,叫你「勤奮」好揾笨

不知為甚麼,這幾天上網,總見到一堆網友都在討論什麼是好文章,什麼是好詩,在這個號稱「文化沙漠」的香港,簡直是件怪事。後來打聽一下,原來是網上有人抨擊「部分文學社團接受藝發局長期資助, 但並無甚麼特殊建樹, 更往往為政權維穩」,原來又是一樁文人相輕的糗事。正所謂「太陽底下無新事」,千百年來文人之間兩相傾軋,簡直無日無之,本來不值一哂,倒是我們時常聽到的這個「懶」字,背後卻大有文章。

不說大家或許不知道,我們現在所寫的「懶」字,本來不是這樣寫。「懶」的本字為「嬾」,从女賴聲,「懶」字在南北朝的《玉篇》及宋代《廣韻》中,均被視作「嬾」的俗體。
懶,廣韻
Continue reading “自古「懶」字助維穩,叫你「勤奮」好揾笨”

訓詁學

「乖孩子」不是好東西

乖
在網上的一個討論中,有網友概嘆香港某些家長經常讚揚和要求自己的孩子「聽話」,又提到「我們掛在口邊的『乖』,就包含聽話」。的而且確,現在我們口中的「乖」,猶如「聽話」的同義詞,查實這個「乖」字所蘊含的意思,卻不是純粹「聽話」這麼簡單。更多人不知道的是,「乖」的本義非但不解作「聽話」,而是「離經背道」的意思,由「離經背道」變成現代口語中的「乖」,則有着一段曲折離奇的演變歷程。

Continue reading “「乖孩子」不是好東西”

訓詁學

「辭」、「詞」和「辤」

有網友問到「辭」和「詞」是否有分別,又談到為何「辭」可解作「推卻」和「不受」之意,遂撰本文解釋之。

若從「辭」字和「詞」字的字形結構來說,兩者本義雖然不同,但應該都跟官司訴訟有關,其引伸義也有不同的意思,後世才出現混用的情況,相信其成因是同音通假。

「辭」和「詞」的本義
先說「辭」字,本義是爭訟時與訟雙方所說的話,即「訟辭」,在《周禮‧秋官‧小司寇》中有云:「以五聲聽獄訟,求民情:一曰辭聽,二曰色聽,三曰氣聽,四曰耳聽,五曰目聽」,可見「辭」的本義便是審判時與訟雙方所說的陳辭。
辭,字形演變

圖1:辭字的字形演變 (來源:《小學堂》網頁)

Continue reading “「辭」、「詞」和「辤」”

訓詁學

「着」和「著」之別

有網友問到香港「着」和「著」在音在義上均有不同,台灣卻是一律用「著」,只有發音上的差異,究竟兩者那種用法是對?「着」和「著」的本字又是什麼?這是本文將會探討的問題。

不說大家未必知道,其實無論「着」還是「著」,本字均為「箸」。所謂「箸」,查實就是筷子,東漢許慎在《說文解字》曰:「箸,飯攲也。从竹者聲」,古時筷子多用竹造,故「箸」字从竹。這裡的「」字也是古字,本義是持物,引伸義是傾斜不正,如古時曾有一個詞語叫「攲斜」,現在多用「傾斜」。現在我們已不會叫筷子為「箸」,倒是日文還有將筷子稱作「箸」(はし)的說法。

箸 說文
圖1:「箸」在《說文解字》中的解釋
Continue reading “「着」和「著」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