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制服」與「制伏」

制服

日前,《蘋果日報》有一篇題為《逃亡跑入山坡,囚犯被尋回制服》的報導。親中團體培青社忽然化身認字特警,並在facebook發帖批評蘋果記者是文盲,聲稱標題內的「制服」一詞乃是筆誤,「正字」應是「制伏」。究竟「制服」是否只有英文「uniform」一解?蘋果又有否寫錯字呢?
Continue reading “「制服」與「制伏」”

Advertisements
訓詁學

「叉」與「义」

13177801_1030350833708681_8109792149186280535_n

近日,鄙人閱讀《蘋果日報》,談到特首梁振英的facebook,把「刀叉」寫成「刀义」,便借此談談這個「义」字。

該報導指出,「义」是「義」的簡體字,所以CY或他的幕後代筆「打錯字」。可是更多人不知道的是,「义」字本來並不是「義」的簡體,而是「叉」字的俗體字。所謂俗體,有時又稱作異體,便是該字在民間流傳時,因為筆誤或其他原因,產生了另一種寫法,最後約定俗成而流傳下來。這種現象,在文字學上稱作「譌變」。

Continue reading “「叉」與「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