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醫」與「医」

13612224_1011630458913995_312487794531343868_n
圖:溫水在漫畫中,解釋「醫」和「医」的字義 (出自<溫水劇場>facebook)
上月,因為香港審議《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漫畫家溫水畫了一幅畫,解釋「醫」和「医」的字義,並暗示大陸醫生分分鐘醫死人,反對他們來港執業。溫水的說法有否以偏蓋全,本文無意評論,倒是他解釋「醫」字的字義,似乎值得商榷。
201501161257108p
圖:「殳」的甲骨文寫法,象一把斧頭 (出自<象形字典>網)

溫水把構成「醫」字的部首:医、殳、酉,全部分開來解,医是裝箭的筐、殳是手持器具,酉是藥酒,這個解法有幾個訛誤。首先,根據許慎《說文解字》的解釋,「殳」的本義是「以杸殊人」。「杸」是一種武器,長一丈二尺,無刃,「殳」同時是「杸」的本字。當然,溫水說字義是「手持器具」也不能算錯,只是大家若看過「殳」的甲骨文寫法,便會知道「殳」字所持的器具,其實象一把斧頭,字義就是拿起「殳」襲擊他人的意思。

181643
圖:「醫」字在《說文解字》的解釋 (出自<民國教育部異體字字典>網)
其次,溫水不應把「醫」字的部首拆開來解。據《說文解字》的解釋,「醫」字从殹从酉,許慎把「殹」解成「惡姿」,「酉」則是藥酒。然而,許慎這說法也是有些問題,因為他在單獨解釋「殹」字的時候,並非解成「惡姿」,而是「擊中聲」。從「殹」字的字形結構上來看,「擊中聲」的意思更接近本義,从殳「以杸殊人」乃意符,「医」則是聲符。

在《說文》大徐本中,則引述了東晉學者王育的不同看法:「殹,病聲,酒所以治病也」,清代訓詁學家段玉裁,則為王育的看法加以補充。他認為,王育所說的「病聲」的「殹」,查實是「」字的本義,「醫」字則把「㿄」字中的疒省略了。另一種可能,便是「㿄」乃「殹」的孳乳字。「殹」本義為「擊中聲」,引伸出被擊中的慘叫聲,後人為消歧義,另造一個从疒的「㿄」字。

愚見則認為,「醫」根本不是會意字,而是形聲字,「殹」只是聲符,原理跟「翳」一樣。前人把「醫」視作會意字,說法均有穿鑿之嫌。或許有人會問,「醫」和「翳」均是形聲字,二字現代粵語發音為何差天共地?這便牽涉到音韻學中的發音演變問題。查實,不論「」、「」、「」和「」,在宋代《廣韻》的記載中,均是喉音的「影母字」。

可是,現代粵語是沒喉音的,「影母字」便衍化成[j-]、[w-] 或零聲母。如「医」、「殹」、「醫」三字,現代粵音均變成【ji1】;「翳」字則當作零聲母,讀音便變成了【ai3】。這便解釋了「醫」、「翳」聲符為何一樣,發音卻不同的成因。此外,現代粵語把「影母字」衍化成[w-]的例子,則有溫水的「溫」字,粵音【wan1】。

CPwz-fHUEAERfoI
圖:「医」成「醫」的簡體字歷史 (圖:Twitter<簡化字bot>)
說完「醫」字,也順道談談「医」字。溫水的解釋並沒有錯,「医」字的本義確實是裝箭的筐。然而,若有人認為以「医」代「醫」,乃是中共發明的簡化字寫法,則是大錯特錯。根據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宋元以來俗字譜》所載,早在宋元時期出版的《薛仁貴跨海征東白袍記》中,便有以「医」代「醫」的寫法。因此,中華民國教育部在1935年8月公佈的《第一批簡體字表》時,便把「医」劃入「醫」的簡體字。另一方面,在日本的新字體中,也是以「医」代「醫」。

原文刊於<華僑報>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