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曱甴」還是「甴曱」?

%e6%9b%b1%e7%94%b4
生物學上的蜚蠊目(Blattodea),北方話和書面語慣稱為「蟑螂」,粵語口語則稱作【gaat6 zaat6】,坊間習慣以「曱甴」二字替代。近日,facebook專頁《關注香港教育局中文字形與筆順》發現,香港教育局出版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教導學生把「曱甴」寫成「甴曱」,該表卻沒詳細解釋其理據。

另一方面,曾負責研究編訂〈小學中文科常用字表〉的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小學中文科常用字研究」網站,也找不到「曱」和「甴」二字的研究。那麼,究竟「曱甴」還是「甴曱」,才是【gaat6 zaat6】的合適替代字呢?為此,鄙人只好將三年前,跟語言學同好鄭子所搜尋和研究的資料,整理成本文。


現時坊間聲稱「甴曱」才是【gaat6 zaat6】合適替代字的字典,主要有兩本。一本是 商務印書館在1992年出版的《商務新字典》:甴,粵音gat9【駕壓切】;曱,粵音dzat9【扎低入】(田部,第438頁);另一本是培生教育出版亞洲有限公司在2008年出版的《朗文中文新詞典》:甴,粵音gat9【駕壓切】;曱,粵音dzat9【紮9】(田部,第712頁)。

eitel
圖:歐德理(Ernst Johann Eitel)在書中,以「甴曱」作為【gaat6 zaat6】的粵語替代字

若說坊間最早聲稱「甴曱」才是【gaat6 zaat6】合適替代字的典籍,最早有三本。一本是港督軒尼詩的中文秘書、德裔牧師歐德理(Ernst Johann Eitel),在1877年出版的《Chinese Dictionary in the Cantonese Dialect》( 粵語中文字典 ),將「cockroach」成「甴曱」;一本是英國漢學家波乃耶(James Dyer Ball)在1888年出版的《Cantonese made easy》;第三本是孔仲南在1933年出版的《廣東俗語考》:「夜行蟲曰蛣蚻﹐俗作甴曱,讀若遏疾」。

%e5%ad%94%e4%bb%b2%e5%8d%97
圖:孔仲南在《廣東俗語考》中曰:「夜行蟲曰蛣蚻﹐俗作甴曱,讀若遏疾」
不過,有三個值得注意的地方:
(一)《商務新字典》「甴」字擬音的【駕壓切】,並無任何古代典籍根據,似乎是字典出版者自己所擬的反切,《朗文中文新詞典》則疑似照抄。
(二)歐德理從無解釋「甴曱」為何發音是【gaat6 zaat6】的典籍根據,波乃耶則疑似照抄歐德理。
(三)孔仲南既無「蛣蚻」為何是本字的典籍根據,也無俗字為何是「甴曱」的典籍根據,只是用讀若法擬出了發音。

問題回來了,「曱」和「甴」在古代典籍的反切,又是什麼?若論二字最早的典籍根據,應是南宋北金年代的韓孝彥、韓道昭父子在1208年所編著之《四聲篇海》:「甴曱。上士甲切,下亏甲切,俗用」。「曱」和「甴」的反切下字【甲】,在今粵音皆是-aap;「曱」的反切上字是【亏】,似乎是「于」的異體,中古音屬影母,影母在今粵音衍化為j-、w- 或零聲母。粵語「曱」若跟普通話一樣,當成了零聲母,切出來的音便是【aap3】,讀若【鴨】。至於「甴」字,反切上字是【士】,中古音屬崇母,全濁聲母,今粵音衍化為塞擦音z-、c- 或擦音的s-,發音便切出來的音便可能是【zaap6】、【caap6】或【saap6】。

%e5%9b%9b%e8%81%b2%e7%af%87%e6%b5%b7
圖:《四聲篇海》

到了明初宋濂所編的《篇海類編》,則曰:「甴曱。上士中切,音扎;下兮甲切,音押」。由於【士中切】怎也切不出讀若【扎】,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是宋濂把《四聲篇海》的【士甲切】誤寫成【士中切】。以此推論,【兮甲切】也可能是【亏甲切】的誤寫。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篇海類編》以直音法記錄了當時「曱」、「甴」當時的發音,而「甴」字不論發切還是讀若【扎】,怎樣也更近似【 zaat6】音,而變不出【gaat6】音。

%e7%af%87%e6%b5%b7%e9%a1%9e%e7%b7%a8
圖:《篇海類編》
第三本典籍,則是清代吳任臣所撰的《字彙補》。「曱」在書中有兩個反切記錄,一是「乙𨚫切,音押」(注:「𨚫」為「卻」之異體),另一個是「曱。烏謔切」;「甴」則是「悉合切,音霅」。「曱」字的【乙𨚫切】和【烏謔切】切出來的音差不多,反切上字的【乙】或是【烏】均屬影母,「曱」若在粵今音衍化為j-音,切出來的音便是【joek3】讀若【約】,或【joek6】讀若【藥】,問題是吳任臣又注明「曱」讀音為【押】,【藥】音跟此差異太大,今粵音似乎是零聲母。「甴」字【悉合切】的反切上字劃入心母,標注的讀音【霅】在《廣韻》則有四個讀音,分別可作心母、章母、匣母、澄母。若視「甴」為心母字,切出來便是【saap3】,讀若【圾】。

%e5%ad%97%e5%bd%99%e8%a3%9c
圖:《字彙補》
從以上三本韻書的紀錄當中,「曱」字反切最接近的粵今音是【鴨】,「甴」字反切最接近的粵今音是【習】或【圾】,而字典所記載的發音則是【押扎】,發音跟粵語口語中的【gaat6 zaat6】有一點差異。然而,「曱甴」作為同音或近音假借的替代字,寫成「甴曱」的讀音差異更大,因為「甴」字怎樣也切不出一個【gaat6】音出來。

況且,「甴曱」讀成【gaat6 zaat6】並無古代典籍根據,所以我們可以得出結論:「甴曱」很有可能源於洋人歐德理翻查字書時,將二字反切弄錯的刊誤,後人不知其誤照跟,近代字典編撰者,則為此虛構出一個【駕壓切】出來。鄙人建議教育局,不宜沿襲前人之誤,將「曱甴」夾硬改成「甴曱」,以免誤人子弟。至於「曱甴」的本字究竟是什麼?是否古百越底層詞的問題,則只好留待另一篇文章討論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