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休題

「閪」字考

合葬   我方鼎
圖左:古代的墓葬遺址;圖右:商代我方鼎銘文

很久以前寫過一篇文章,提到港人習慣寫作「閪」的粗口,跟北方常見的粗口「屄」,讀音上差異極大,「閪」的現代粵語讀音為【hai1】,「屄」的北方官話讀音為【bī】。是故,兩個粗口應該有著不同的本字。幾經查證後,鄙人幾乎可以肯定,「閪」的本字是「溪」,跟「屄」並不一樣。然而,為何「閪」的本字是「溪」呢?這個問題,便要從「屄」的本字開始談起。
Continue reading “「閪」字考”

Advertisements
訓詁學

「銀行」是和製漢語?

圖:「銀行」一詞早見於明代小說《金瓶梅》

近日友人傳來一篇「おしゃれキリ教室」的文章,問我該文論點的真偽。其實,該文不少論點,都是引述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教授周佳榮教授2011年所撰的《香港「新語」──早期中英雙語辭典對近代中日兩國語文的影響》。然而,文中提到「銀行」一詞,也是被人誤以為屬於「漢語外來詞」或「日語借詞」,這個論點便值得商榷。
Continue reading “「銀行」是和製漢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