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涂謹申讀錯了「鈞」字嗎?

片段:立法會會議裡,區諾軒指涂謹申讀錯了張國鈞的「鈞」字 (4: 25秒開始)

上個禮拜的立法會會議裡,涂謹申把張國鈞的「鈞」字,讀成了送氣的【kwan1】音,區諾軒則話涂謹申「讀錯」,並指「鈞」的正確讀音,應該是不送氣的【gwan1】音。有些人或許覺得,這段爭論很無聊,建制派則認為二人只是借機拉布燒時間。然而,我們若從音韻學的角度來看,「鈞」字讀作【kwan1】音是否「讀錯」,則是一個值得深究的課題。

根據宋本《廣韻》,「鈞」字的反切是【居勻切】,反切上字的「居」,在今日的港式粵語裡,讀音是【geoi1】,聲母是【g】。如不考慮粵語的音變規律的話,便會切出【gan1】這個讀音,但「鈞」是一隻見母合口字,港式粵語一般會變成【gw】聲母,自然會切出【gwan1】音。如此說來,區諾軒話涂謹申讀錯,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圖一:鈞字在《集韻》的反切 

問題是,我們若看同樣是宋代的字書《集韻》,「鈞」字的反切是【規倫切】,反切上字的「規」字,雖是一隻見母合口字,《廣韻》的反切則是【居隋切】,但在今日的港式粵語裡,卻是讀成送氣的【kwai1】音的。換言之,若根據「鈞」字在《集韻》的反切,聲母便會變成送氣的【kw】,切出涂謹申所讀的【kwan1】音。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日常大家聽到的港式粵語 (即俗稱的「廣東話」),不過是粵語廣府片旗下的其中一種口音。其實,廣府話的口音不只一種,當中的肇慶、雲浮和北海口音,「鈞」字都是讀成了送氣的【kwan1】音 (見圖) 。由此可見,涂謹申把「鈞」字讀成【kwan1】音,並非一個口誤,而是香港及廣東其他廣府方言區,有時都會把見母合口字的聲母,變成送氣的【kw】。


圖二:「鈞」字在其他廣府方言區裡,也有讀作【kw(kʰ)】音 (圖:小學堂)

那麼,「鈞」字讀成【kwan1】音,是受到其他地區的廣府話影響嗎?不一定,因為如上所述,港式粵語也有把見母合口字讀作【kw】聲母的案例。事實上,除了「規」字外,「昆」字也是見母合口字,宋本《廣韻》的反切是【古渾切】,記載清初粵語語音的《江湖尺牘分韻撮要合集》,則把「昆」和「鈞」列作同音字。然而,「昆」字除了字典標音之外,香港有人會把「昆」字讀作【gwan1】音嗎?相信沒有。


圖三:清代《江湖尺牘分韻撮要合集》裡,「昆」和「鈞」是同音字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過去不少音韻學書藉認為,見母字在粵語廣府話裡,只會分化成兩種輔音,開口字是【k】、合口字是【gw】,這說法並不準確,因為有些部分見母合口字,其實是讀成送氣的【kw】的,跟粵語的溪母和群母的合口字一樣。如此說來,涂謹申把「鈞」字讀成【kwan1】音,不過是其中一種讀音而已,根本不能算作「讀錯」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