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搞掂」本字考


圖:「橫扂」在《一切經音義》的解釋

在粵語口語中,觸碰曰「掂」,音【dim1】,讀若【掂】。你叫人不要觸碰自己,便會說成「唔好掂我」。據考,明代梅膺祚所編的《字彙》曰:「掂,丁廉切,手掂也」,《西遊記》第八十四回〈難滅伽持圓大覺 法王成正體天然〉中,孫悟空「將金箍棒取在手中,掂一掂,幌一幌」,這個「掂」字便是跟粵語一樣,是「觸碰」之意。
Continue reading “「搞掂」本字考”

Advertisements
訓詁學

點解沙田英譯是Sha Tin?


圖:「沙」字在衛三畏《英華分韻撮要》的譯音

Facebook專頁「大學中文」最近寫了一篇文,解釋「沙田」的英文音譯為何是”Sha Tin”而不是”Sa Tin”,是源於粵語在十九世紀的百多年前,分別有着<s> /s/和<sh>/ʃ/兩個聲母。友人問鄙人此說是否為真,遂撰此文一說。
Continue reading “點解沙田英譯是Sha Tin?”

訓詁學

曾鈺成亂解「慈」字


圖:中山王圓壺裡的「慈」字

日前,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在AM730的【字言字語】節目中,解釋「慈」字的字義,當中部份解說有誤,遂撰此文補遺之。

首先,「慈」字的「茲」,確實本來是从「草花頭」的艸字部,只是後人將「艹」簡化成今天的寫法。這種簡化其實頗常見,「草」字上的「艹」,也曾出現類似「慈」字的簡化,見《隸辨》。然而,曾鈺成在黑板上,將「草花頭」的「艹」寫成「卝」,則是筆誤。「艹」是「艸」的簡化寫法,音【草】,意思是百卉,各種花草的意思。

「卝」則是「丱」的簡化寫法,此字有兩個讀音。讀【慣】的時候,是古代小孩將頭髮束成兩角的樣子,詞語「髫丱」便是幼年的意思;讀【礦】的時候,則是「礦」的古寫,《周禮‧地官》的「卝人」,便是指掌管礦產的官吏。字典有「卝」部,跟「艹」並非同一部首。故,寫「草花頭」的時候,須寫成兩個「十」,不宜混淆。

其次,曾鈺成解釋「茲」字的時候,稱「茲」下面是「絲」字,是「繞絲邊」,又稱《說文》的說法是「草花頭」,「絲省聲」,則是將「糸」和「幺」混淆了。「幺」音【邀】,今多簡寫作「么」,意思為幼小,象子初生之形;「糸」音【覓】,又音【絲】,意思為絲線,象束絲之形。字典有「幺」部,跟「糸」並非同一部首。

由於曾鈺成將「幺」混淆成「糸」,又把「𢆶」誤當作「絲」,於是把「茲」的字義解錯了。其實,「𢆶」本身是一個字,音【幽】,从二幺,意思跟「幺」接近,意思是微小。「𢆶」同時是「茲」的本字,相信是「𢆶」有了嫩草茂盛的引伸義之後,為消歧義而另造新字。因此,「茲」字其實是一個會意字,从艹从𢆶,代表嫩草遍地,許慎在《說文》中,則誤當成形聲字。

及後,「茲」字又有了繁衍的引伸義,為消歧義而派生出从水的「滋」,以及从子的「孳」。至於「慈」字,在金文裡本來是沒有「艸」,从𢆶从心,「艸」是隨著「𢆶」發展出新字的「茲」之後,才加上去的。是故,「慈」字本來是會意字,代表護幼之心,許慎在《說文》中,則把「慈」誤當成形聲字。

訓詁學

「嚿」字考


圖:《說文解字》中的「丩」字

「嚿」是粵語自造字,量詞,用法跟跟「團」和「塊」接近,例如「一嚿雲」、「一嚿叉燒」,將東西捏在一團,則會說成「揸埋一嚿」;說話斷續不清,則會說成「講嘢一嚿嚿」。那麼,「嚿」的本字究竟是什麼呢?( 注:本文所指的「本字」,只是指「嚿」的本來寫法,並無鼓勵人們重用本字之意 )
Continue reading “「嚿」字考”

訓詁學

「福」字不能倒貼?


在家貼揮春,是農曆新年的風俗,當中不少人都會將「福」字倒貼,取其「福到」的寓意。然而,大陸民俗學家王作楫接受訪問時指出,「福」字不能倒貼,將「福」倒貼是「福倒(即將福倒掉)」的意思,並聲言「這是絕對的原則性錯誤」。王作楫指出,倒貼的「福」字,只貼在垃圾桶、水桶等器具上,因為垃圾代表着災害和貧窮,過去人們就把垃圾稱為「扔災」。
Continue reading “「福」字不能倒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