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飲鴆止渴」的「鴆」是什麼?

%e8%be%af%e8%ad%89%e9%8c%84
圖:清代陳士鐸在《辯證錄》中指出,所謂鴆毒其實是大冠鷲的屎

小時候,看到「飲鴆止渴」這個成語,由於不懂「鴆」字何意,又把「鴆」字錯看成「鳩」。由於「鳩」字在粵語中,常用作「㞗」的替代字,作為一個熱衷鑒黃的青年人,每次看到這個成語,腦海總浮現一些很淫亂的畫面。

Continue reading “「飲鴆止渴」的「鴆」是什麼?”

訓詁學

「矮」字何解从「矢」?

%e4%bc%af%e7%9f%a9%e9%bc%8e
圖:白矩方鼎中,「矩」从「大」从「巨」,象手拿工尺。(原圖: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坊間一直流傳,「射」和「矮」二字是否弄反意思。為此,吾友馮睎乾在《蘋果日報》撰寫了一篇文章,解釋二字的字形演變,說明二字並非掉轉了意思。馮兄清楚解釋了「射」的字形演變,是將左邊的一張搭上箭的弓譌變為「身」,右邊本來代表手的「又」則譌變為「寸」。

Continue reading “「矮」字何解从「矢」?”

訓詁學

「打思嗌」點寫?

%e6%96%b9%e8%a8%80
圖:據《楊子.楊言》載:「打思嗌」的本字為「打𤺊嗌」

呃逆,即醫學上的「同步膈顫振」(synchronous diaphragmatic flutter, SDF),北方方言多稱作「打嗝」,粵語口語則另有叫法,只是坊間通常不知本字寫法,通常寫作「打思噎」或「打思嗌」,粵語版的維基百科,則寫成「打思肊」。朋友問,究竟「打思噎」有無本字,寫法又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打思嗌」點寫?”

訓詁學

陶傑曲解《河湟有感》

%e6%b2%b3%e6%b9%9f%e6%9c%89%e6%84%9f
作家陶傑近日撰《漢人學識胡兒語》一文,聲稱中國有一句說話,叫做「漢人學得胡兒語,爬上城頭罵漢人」,並指「這句話缺乏足夠的因果關係的資料,所以不足以引申為對「爬上城頭」那個操胡語申斥同類的漢人的仇恨」。又「因果關係的資料」、又「引申」,看起來專業得很。可是,若大家讀過唐詩的話,便知此文大有問題。

Continue reading “陶傑曲解《河湟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