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寸」和「串」

施琅
圖:施琅

作家馮睎乾在《那些年,我們爆過的粗》一文中,提到他在小時候,「串」也算粗口,只有「飛仔」才說「好串」,一等良民該說「沙塵」。有讀者引用作家沈西城的《寸.老細.豬揼兜》,指「寸」字源於一間名曰「造寸」的裁縫鋪。鄙人所聽到的版本,則略有不同,又或者應該說,「寸」在粵語俗語中有兩層意思,一是「囂張」,一是「出賣」,兩個意思的出處,似乎亦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寸」和「串」”

Advertisements
訓詁學

「从」字不是簡體字


圖:「从」和「從」字在《說文解字》的記載

早陣子寫文章,談到「撕」的字形結構,編輯把「从手斯聲」改成了「從手斯聲」。顯然,由於大陸《簡化字總表》把「从」被列入「從」的簡化字,有些人誤以為我那個「从」是簡化字或簡體字,才會特意為我「繁簡轉換」。

Continue reading “「从」字不是簡體字”

閒話休題

「閪」字考

合葬   我方鼎
圖左:古代的墓葬遺址;圖右:商代我方鼎銘文

很久以前寫過一篇文章,提到港人習慣寫作「閪」的粗口,跟北方常見的粗口「屄」,讀音上差異極大,「閪」的現代粵語讀音為【hai1】,「屄」的北方官話讀音為【bī】。是故,兩個粗口應該有著不同的本字。幾經查證後,鄙人幾乎可以肯定,「閪」的本字是「溪」,跟「屄」並不一樣。然而,為何「閪」的本字是「溪」呢?這個問題,便要從「屄」的本字開始談起。
Continue reading “「閪」字考”

訓詁學

「銀行」是和製漢語?

圖:「銀行」一詞早見於明代小說《金瓶梅》

近日友人傳來一篇「おしゃれキリ教室」的文章,問我該文論點的真偽。其實,該文不少論點,都是引述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教授周佳榮教授2011年所撰的《香港「新語」──早期中英雙語辭典對近代中日兩國語文的影響》。然而,文中提到「銀行」一詞,也是被人誤以為屬於「漢語外來詞」或「日語借詞」,這個論點便值得商榷。
Continue reading “「銀行」是和製漢語?”

訓詁學

「俾」和「畀」之別


圖:「畀」字在西周時期永盂的寫法,更像一支箭

鄙人過去曾撰《畀字考》一文,談了「畀」字在小篆時的寫法,乃是从丌甶聲,而非現今的慣常寫法从丌田聲,也談到歷朝史書在「畀」字寫法上的訛誤。近日友人問到,究竟「畀」字是否就是粵語讀音為【比】的口語本字?現時坊間和媒體慣用的「俾」,又是什麼意思?網上有意見認為,「俾」跟「畀」意思上不同,「畀」是主動把一些物件給予對方,「俾」則是被動地容許對方做某件事,二字不能混用。這說法究竟對不對?

誠然,「畀」字在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解釋,確實是「相付與之」,可是大家若看「畀」字的字形結構,卻是很難解得通「畀」含有「相付與之」的字義。許慎認為「畀」是個形聲字,但是形符為何是「丌」?「丌」意思是器具的底座,跟「給予」似乎一點關係都沒有。

大家若翻查「畀」字在西周時期的永盂,便會發現「畀」在金文中的寫法,更像一支箭。根據「中大漢字多功能字庫」的說法,「畀」相信是「錍」的本字。所謂「錍」,在《說文解字》的解釋是「鈭錍」,一種短斧:西漢楊雄在《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注:俗稱《方言》) 則解釋:「凡箭鏃胡合嬴者…其廣長而薄鐮謂之錍」。

簡而言之,「畀」的本義應是一種長而薄的箭頭,後來成了意思是「給予」的假借字。後來「畀」字箭頭的本義,則找了近音的「錍」字通假。根據《集韻》的解釋,「畀」字還跟過「鈚」(本義是鐵) 和「鎞」(本義是髮釵) 通假。後來為消歧義,又再造一個「𨤽」字代表箭頭,「畀」字則只剩下「給予」一義。這種假借字成了常用義,逼使後人另造一隻累增字的現象,文字學稱為「久假不歸」。

至於「俾」字,從「俾」的字形結構來看,「俾」應是「卑」的孳乳字。「卑」字在《說文》的解釋是「賤也,執事者」,字形為「上甲下」。「」象一隻左手,是「左」和「佐」的本字;「甲」字在金文中跟「田」字很像,小篆則寫成从「甲」,本義便是輔佐穿著盔甲武士打仗。古時,輔佐武士打仗的兵丁,多數是封邑內的農民,社會地位較低,所以「卑」又有「卑下」的引伸義。

「卑下」成了「卑」的常用義,後人便以「卑」字造出从人的「俾」或从女的「婢」,代表「下人」的意思;又造出从會的「朇」或从示的「裨」,代表「卑」字「輔佐」的意思。然而,「俾」在古文中,偶然仍會用回「卑」字的本義「輔佐」,使到東漢許慎認為「俾」兩個解釋,一是「益也」,二是「門侍人」。由於「俾」、「裨」、「朇」在《說文》中,均有「益也」一解,清代學者段玉裁因而認為,三字本為一字:「俾與埤朇裨音義皆同。今裨行而埤朇俾皆廢矣」。

簡而言之,許慎認為「俾」是形聲字,說法並不準確,它是既會意又形聲。「門侍人」或「下人」是本義,「受人輔佐而獲益」則是引伸義,《爾雅‧釋詁》的「拼,抨,使也」,也是引伸義。值得一提是,「裨」字在元代《古今韻會舉要》中也有「與也,附也」一意,這既可能是跟「畀」字通假,也可能是「裨」字後來發展出來的引伸義。是故,「俾」和「裨」既然是通假字,「俾」字含有「與也,附也」之意,也是說得通的。

那麼,「俾」、「畀」能否混用?愚見認為是可以的。一來「畀」字的本來字義是「箭頭」,「給予」只是假借義,強調「畀」是本字或所謂「正字」,並無必要。其次,「俾」在字形上,有輔佐他人、予人方便而使對方獲益之意,跟粵語讀若【比】的口語意思相近,「畀」字在字義上反而費解。最重要的是,即使假定「畀」才是本字,兩字通假時日已長,已經約定俗成,把兩字分為「主動給予」和「被動容許」,實在是多此一舉。

訓詁學

蔡英文「點亮臺灣」四字全錯?

%e9%bb%9e%e4%ba%ae%e5%8f%b0%e7%81%a3

圖:蔡英文2015年為鄭運鵬競選站台,國民黨的羅智強批評她寫錯3個字。(原圖出自羅智強facebook)

近日,國民黨籍的羅智強在facebook出帖,挖出了一篇2015年蔡英文為鄭運鵬競選站台的新聞,並指她所寫的「點亮臺灣」四個字,錯了三個字。及後,又有facebook專頁指出,她的「點亮臺灣」四字全錯。究竟實情是否這樣?
Continue reading “蔡英文「點亮臺灣」四字全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