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詁學

「凉」不是「涼」的簡體


圖:「凉」字在《洪武正韻牋》中的解釋

近日,立場博客Pazu 薯伯伯撰寫《繁簡之別》一文,將「凉」、「够」和「籼」視作大陸的簡化字,這個說法是錯的。事實上,大陸將「凉」、「够」和「籼」字列作官方寫法,源於1955年推出的《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同時將「涼」、「夠」和「秈」列作異體字,跟大陸漢字簡化毫無關係。那麼,為何會出現「凉」、「够」和「籼」這三隻字的寫法呢?

Continue reading “「凉」不是「涼」的簡體”

Advertisements
訓詁學

陳雲亂噏「四口人」


日前,網上流傳了一幅普通話課本的照片,上面寫著「我家有四口人」和其普通話拼音。拍下照片的網友認為:「牲口如豬,先會用『口』呢個量詞」,又認為將「口」套係人上面的用法,「可能係『現代規範漢語』嘅標準,「與以往華人使用中文既習慣大相逕庭」,小朋友學了這一套,「久而久之就人畜不分」。
Continue reading “陳雲亂噏「四口人」”

訓詁學

陳登真係食魚生而死?


圖:陳登生寄生蟲而死的記載,左:《三國志》,右:《後漢書》

近日,網媒《香港01》的歷史版刊登了一篇名為《吃魚生而死的三國名士》文章,聲稱三國時代的廣陵太守陳登,因為食了含有寄生蟲的魚生而亡。然而,這說法有何根據?這又是否事實真相或真相之全部呢?
Continue reading “陳登真係食魚生而死?”

訓詁學

「寸」和「串」

施琅
圖:施琅

作家馮睎乾在《那些年,我們爆過的粗》一文中,提到他在小時候,「串」也算粗口,只有「飛仔」才說「好串」,一等良民該說「沙塵」。有讀者引用作家沈西城的《寸.老細.豬揼兜》,指「寸」字源於一間名曰「造寸」的裁縫鋪。鄙人所聽到的版本,則略有不同,又或者應該說,「寸」在粵語俗語中有兩層意思,一是「囂張」,一是「出賣」,兩個意思的出處,似乎亦不一樣。

Continue reading “「寸」和「串」”

訓詁學

「从」字不是簡體字


圖:「从」和「從」字在《說文解字》的記載

早陣子寫文章,談到「撕」的字形結構,編輯把「从手斯聲」改成了「從手斯聲」。顯然,由於大陸《簡化字總表》把「从」被列入「從」的簡化字,有些人誤以為我那個「从」是簡化字或簡體字,才會特意為我「繁簡轉換」。

Continue reading “「从」字不是簡體字”